思源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小说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天子最后的爆发 九
    “世子被刺杀?”荀彧的眸子张开,他年少稳重,如今除仕途,更是喜怒不形于色,很少有东西能让他神色变异的,可这一刻,他的神情已经变了,变得有些阴沉。

    “具体的情况如何?”

    半响之后,他才开口问。

    曹昂要是被杀了,那这事情,就不是的他荀彧能压得下去的,他很清楚曹操的性格,宁可我负了算了,他不至于苟活这么多年。

    第二,看透的不准,包括他。

    “让我荀家一系的官吏,立刻前来我的府邸!”荀彧考虑半日,咬咬牙,最后开口说道。

    这潭浑水,他躲不开。

    但是荀家不能碰,不然颍川世家会因为此事情而被牵连,到时候真要惹到了曹操的屠戮之刀,那是谁也救不了的。

    荀彧是如今荀氏一族的扛把子,也是家主,他的命令,在荀家如同圣旨,而且刚刚他被刺杀负伤的消息传出去了,荀家的人本来就担心,听到命令,一个个火急火燎的跑来了。

    大堂之中,荀氏的大臣,各部皆有,这就是的世家的威力,一家之力,可补朝廷十余官位置,而且都是有足够实力的。

    他们左右列坐,静悄悄的,连一根针落下来的声音,都能听得到,荀彧没有开口,众人甚至不敢大声的呼吸。

    荀彧沉思了许久,才开口说道:“从今日开始,你们请假休沐,不得点卯,不得出去,全部给我闭门思过!”

    “家主?”

    一个荀家的官吏忍不住抬头看着荀彧,不解的问:“这是为什么啊?”

    “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这许都城要乱了,我们颍川世家,能避一避,就避一避吧!”他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或者颍川世家已经被卷进去了,但是我们荀家,得忍一忍!”

    他能猜透很多人的心思,但是却不能做什么,不是他做不了什么,而且他什么都做不到。

    他能按住曹昂,不然曹昂动。

    他也能压住不能玩,就是不能玩,

    这就是曹操麾下第一内政大臣的权威,哪怕他在曹操心中,不如郭嘉来的忠心,但是他的地位,始终是排在第一。

    王佐之才,并非白喊的。

    可是荀彧心中很清楚,有些事情的发展,不管你多厉害,都阻挡不住,早晚要爆发,一人之力,阻碍大势发展,必然粉身碎骨。

    不仅仅他要死,整个颍川一系都得死,会被直接碾碎的。

    事到如今,道:“但是但凡发现第三方的参与,杀无赦,追踪其跟脚,杀一个干干净净!”

    “是!”

    荀溟点头,有些驼背的身躯开始慢慢的站直,如同一柄出鞘的长剑,变得锋芒起来了。

    这里是豫州。

    可能很多人忘记了,在豫州之中,颍川世家才是地头蛇,而颍川世家之首的,荀氏一族,是掌控这张情报网的主人。

    …………………………………………………………………………

    这时候的魏王府,肃杀一片。

    堂上。

    “好,他们可真的很好,吾父不过刚刚在南阳吃了败仗而已,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灭了我们了,看来是我们魏王府这么多年的杀戮,都镇不住这些稍小!”曹昂的额头上包裹这包纱布,身上大大小小最少有十余包扎的伤口,看起来有些凄惨,但是一张清秀的脸庞却呈现一个狰狞的神情出来了。

    他的瞳孔散发出来的光芒这仿佛险要吃人:“既然都要见见我曹氏的刀锋利不锋利,那就让他们来试一试!”

    “世子息怒!”

    曹魏众臣连忙俯首而下,纷纷开口说道。

    如今的许都,魏王曹操不在城中,不在朝廷之上,但是魏王世子曹昂,却有能力调动魏王一系的力量,魏王虽在朝堂上当权臣,但是真正的根基在军中。

    魏王曹操能挟了算。

    当然,这样做的后果,是很恶劣的,将会把朝廷置于一个尴尬的位置,甚至让曹操这些年想要维持的朝廷,变得没有任何用处。

    “他们欺人太甚了,刺杀某家,某能忍,某一死若能平纷争,又何惧,但是他们刺杀荀令君便是挑衅魏王府的底线,某的怒,是没办法息下来!”

    曹昂一双瞳孔酷似曹操,一扫而过,让众臣心寒如冰:“今日他们能刺杀某,能刺杀荀令君,那么明日,说不得他们就能刺杀陛下,刺杀众臣,若是如此,许都必乱,日后某当如何面对父王!”

    他的声音让众臣面面相窥,说不出任何话来了,的确,刺杀的事情,一旦出来了,就会让所有的秩序变得没有任何底线。

    曹昂要调兵,理论上是不允许的,但是他的理由却如此的充实。

    让人没办法反驳。

    “某已经决定!”曹昂冷声的说道:“调遣城外兵马入城,保卫许都安危,保卫朝廷诸臣之安全,亦然保道:“许都乃帝都城,除御林军之外,驻扎兵不可规矩,如此一来,容易被朝廷诸臣攻击,如今大王新败,威严受损,免不得会让他们在朝廷弹劾,要是世子在落下把柄,恐怕……”

    “许都都不安全了,还谈什么以后!”曹昂看了一眼此人,冷声的反驳。

    “城中尚有御林军和执金吾……”

    “御林军和执金吾若能捍卫许都,那今日某和荀令君就不会同时预袭,诸位,汝等皆为父王肋骨之众臣,昂不能为你们做点什么,但是即使背负一身罪名,亦要保汝等之安全,否则昂日后还有何之面目,去见父王啊!”

    曹昂这一次,变得霸道了不少:“汝等不必多言了,此事某已决意,日后有什么罪责惩罚下来,某当一力承担!”

    在座众臣,虽有异心者,但是大多都是曹魏一系的大臣,他们反而对曹昂有这等魄力,而感觉到欢喜,反对的并没有几个。

    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了。

    曹昂以魏王印鉴,直接越过了荀彧,现在荀彧被刺杀,就是最好的理由,不用经过荀彧,他可以直接签订了调兵文书,下令:“命令东郊城外虎豹骑第七营八百精锐骑兵速速入城,命令西郊城外西军八千精锐,速速入城,命令北城青州军第六营第九营五千精锐速速入城……”

    他点兵一万三千余,皆为捍卫许都城精锐兵马,但是作为曹魏嫡系,为了安抚朝廷和,已经是兵围这么多,一句话足以让他们服服帖帖的!”

    “世子,你若是有这般威严,那么你不应该高兴了,你应该小心!”贾诩若有所指的说道。

    “那倒也是!”

    曹昂心中一突,连忙从刚才的情绪之中挣脱出来,虽然那种感觉很好,但是要是过了底线,那么死的就是他了。

    曹操可不是一般的疑心病,真要触及他的底线,那所谓继承人都可以直接废掉,杀伐绝对不留情,这就是一代枭雄的心性。

    曹昂目光看着贾诩,眼眸有些阴沉,他问:“贾文和,你刺杀某,乃是吾等之计划,为了调兵而言,可为何要动荀令君,荀令君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不仅仅是你,哪怕是本世子,恐怕都要人头落地!”

    !”

    贾诩道:“天子的嫌疑最大,但是我们可是盯死了皇陵军,他们很难有这么充足的人手干这些事情,但是我还是怀疑,还是和天子有关系,甚至和天子对付我们的计划有关系,荀令君牵涉进来,这里面的意外,谁也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