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 > 小说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原谅吗
    “好不好吃?”看到何小蕾吃了包子,白墨紧跟着就问道。

    好吃当然是好吃的,只是何小蕾不想跟他说话,但是如果不理他的话,到时候向柚柚再误会是说外婆做的包子不好吃呢,于是她勉强点了点头。

    这个勉强,是对白墨的。

    虽然只是点点头,但好歹是有反应,白墨更来劲儿了,“我没说错吧,外婆做的东西特别好吃,我要不是为了上班方便,我就常驻在这里了,说而已。

    虽然他知道,如果他住,也没人撵他,应该都是欢迎他的。

    但是金窝银窝,不如咱的狗窝,还是自己自由潇洒。

    向柚柚一听,对白墨哼了一声,“你就想得美吧,那外婆还不得累坏。”

    她不是为了怼他,而是觉得何小蕾都不爱搭理白墨,让他一个人唱独角戏,挺尴尬的,所以还是搭个话吧。

    也能趁机活跃下餐桌上的气氛。

    “这个不用担心,我可以打下手啊,不会让外婆太累的,我也舍不得让她老人家受累啊。外婆负责指挥和指点,我来动手。”白墨得意洋洋,似乎觉得这个主意很完美,“我还能趁机学点手艺,提高下厨艺。”

    “就你,”萧穆春实在忍不住,“还想当徒弟,都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出师。”

    “我怎么了,”白墨不服,“别门缝里看人,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只要我努力,说不定能激发食神的潜力呢。”

    “这个都不用激发,”萧穆春淡淡道,“你已经是食神了,品尝美食的神。”

    何小蕾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

    向柚柚也是强忍着,想笑没好意思笑,毕竟白墨之前不是跟他们商量了吗,要给他面子,不能拆台,现在如果带头笑就不好了。

    要不然的话,她一定哈哈哈哈。

    白墨苦着脸,“你意思我是吃货呗,你真行,四哥,就这么损你弟弟。”

    他其实并不生气,只是说下俏皮话,而且因为看到何小蕾笑了,他的心情其实挺好的。

    气氛愉快了,接下来也好沟通嘛。

    哪知向柚柚又接口道,“你就知足吧,他没直接说你饭桶就不错了。”

    这下,何小蕾笑的饭都快喷出来了。

    “不是吧,嫂子,怎么你也这么说。”白墨有些无语,“你们合起伙欺负我。”

    向柚柚起身,“行,不欺负你,惹不起你,躲的起你。”

    她直接离开座位,走了。

    主要坐时间长了,肚子会不舒服,而且她也觉得有些累了。

    何况还能给那俩人闹矛盾中的人留下独立空间相处,这样才有机会和好啊。

    向柚柚一走,萧穆春那自然是妇唱夫随的。

    “嗳,你们别走啊。”白墨与何小蕾异口同声喊道。

    就剩下白墨在,何小蕾觉得很别扭,她不想要向柚柚走,人多点,还没那么尴尬。

    而白墨是觉得心里没底。

    可惜向柚柚头都没回,只顾走自己的。

    待走远了一点,还悄声对萧穆春道,“这俩人还挺默契。”

    一看到他们走,反应出奇的一致。

    “臭小子,就应该给放个榴莲在旁边。”萧穆春哼了声,对白墨颇为不满。

    这个表弟太不让人省心,有时候也得让他吃点苦头。

    向柚柚不解道,“放榴莲干什么?”

    就萧穆春那语气,怎么也不像是要给白墨水果吃啊,都恨的牙痒痒的了。

    然后她又忽然领悟了,“该不会让他跪榴莲吧。”

    “你不是说不能跪吗,”萧穆春勾唇笑道,“谁说榴莲只能用来跪,用来坐也是可以的。”

    既不失男子汉的自尊,又能得到处罚。

    “你也太坏了。”向柚柚忍着笑道,顿时觉得他这个哥哥也很会坑弟。

    庆幸他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真的这么做。

    不然白墨可就倒霉了。

    pp还不得成马蜂窝了。

    两个人躲回楼上,还在猜测着楼下的情形。

    “你说我们不在,小蕾会不会理白墨?”

    “那就看他脸皮够不够厚了。”

    ……

    而楼下,白墨还在暗暗给自己打气,想着怎么去开口。

    何小蕾低头默默的吃饭,并不理会他。

    他想开口,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

    到底要不要提呢?

    本来现在挺平静的,如果提了,会不会激怒何小蕾,她又摔门而出呢。

    这是在向家,应该不至于吧。

    毕竟是客人,她应该不会不告而辞,怎么也会告诉向柚柚一声吧。

    到时候嫂子一定会帮他留人的。

    但万一何小蕾铁了心不原谅他,向柚柚也留不住呢?

    可是不说,这件事也不会就像没发生过一样悄悄流逝。

    何小蕾不会当做没发生,跟他和好如初的。

    白墨心里无法纠结。

    等到何小蕾都快吃完了,他才鼓足勇气开口。

    “吃饱了吗?”

    他怕再不说话,何小蕾吃完了也上楼去找向柚柚,那他跟谁解释去。

    但是开口是开口了,也没说到重点,说了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何小蕾照旧没理会他,开始收拾盘子。

    在家里做习惯了,想着顺手收拾一下。

    不然的话,也尴尬。

    毕竟现在这儿就她和白墨在,而她又不想理白墨。

    想去找向柚柚呢,还有萧穆春,她贸然上去打扰人家二人世界,似乎不太礼貌。

    所以何小蕾忍住了。

    宁蕴和家里的佣人也没过来,不是她们不收拾,而是都看出了点眉目,知趣的躲开了。

    你想啊,萧穆春和向柚柚都躲开了,再看这两个,别别扭扭的样子,就知道是小情侣闹矛盾了。

    于是,都躲去了一边,不好过来打扰。

    也正好,因为这样,何小蕾才有点事儿干,可以理所当然的视白墨为空气。

    不然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又不说话,更别扭。

    只是白墨也不气馁,何小蕾去厨房,他也跟着去厨房。

    还抢着洗碗。

    “不用你。”何小蕾下意识一推他。

    以前没见这么勤快,现在无事献殷勤,不就是为了解释呢,她不想听。

    “我来洗。”白墨又过来抢,“以后咱家的碗都我来洗,我赎罪,行吗?”

    平时伶牙俐齿的他,现在却怎么都说不出什么辩解的来,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他还想跟她在一起,一起过以后的日子。

    如果她不能消气,他就干活来弥补,用一辈子的时间。

    白墨很难过的样子,令何小蕾一阵心疼。

    何小蕾没再抢,但也没有说什么

    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她心里也不好受。

    明明两个人好好的,如果没有发生这个问题,他们还是好好的。

    可是却发生了,怎么还能回到从前。

    她不是傻子,她知道白墨的意思,他想道歉,想挽回。

    可是何小蕾觉得自己不太能接受。

    任何的东西有裂痕了,都难以弥补成全新的,无论你有多大的耐心,用多好的材料的修复,都难以回到当初。

    她会时不时的想起,整日的活在心情纠葛中,太痛苦了。

    如果只仅仅是个信息还好,可这信息的背后,谁知道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已经有了事实。

    这才是令何小蕾难以接受的地方。

    她只不过才回家几话,何小蕾也没离开。

    她默默的站在那儿,脑中思绪万千,是忘记走了。

    白墨一边洗碗,一边默默感受着她的气息。

    只要她没走,他就觉得安心。

    还肯留在厨房里陪着他,让白墨觉得有希望。

    他一边洗碗,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怎么说,能让何小蕾能够相信他的话。

    这时候才觉得,很多时候解释真的是苍白无力。

    就算你说的是事实,可是别人不信,你就百口莫辩。

    如果是其他人,其他的事,无法辩解,他还懒得辩解了,随他去吧,爱信不信。

    可是偏偏是何小蕾,他还无法不管。

    如果他不解释,可能这段感情就夭折了。

    感情是最让人甜,也是最让人痛的东西。

    在一起的时候有多甜,分开的时候就有多痛。

    白墨不想体验这种痛,他想能够一直甜下去。

    ……

    就这么思绪纷飞,想东想西的,慢吞吞把碗都给洗完了。

    不是他不想洗的快,而是没想好怎么说的时候,这样拖着还好一点。

    只可惜慢吞吞洗完了,他还是没有能够理出清晰的思路,要怎么解释给她听。

    其实早上的时候,该说的他都说了,她都不信。

    难道,要再说一遍?

    不信的东西,多说几遍,是不是就能信了呢。

    把碗筷放好,围裙解了,白墨回头,看到何小蕾依然在他身后不远处。

    四目相对之时,两个人的眼神都有些慌乱和紧张。

    他没有走近,原地站着。

    “原谅我,小蕾。”白墨简短的说。

    纵然心中默默理出了一大堆的言语,此刻,竟都说不出了,脑中一团乱麻。

    下意识的说出这一句。

    这是他所有话语的中心思想。

    不管他想要如何解释,解释多少,其实只不过是想求到这一个结果。

    “我也想,可我做不到。”何小蕾摇摇头,说出这话的时候,她眼中湿润了。

    白墨急切道,“为什么?”

    何小蕾有些生气,明明是他的错,还好意思问为什么。

    这么能装无辜?

    她上前几步,拿了一只他刚洗了放置好的碗,啪一声摔到了地上。

    “这个碗,你能让它恢复原样吗?”她痛心又伤心,“我对你失望了,就像这只破碎的碗,永远修复不了了。”

    白墨呆了呆,眼中没了光彩,失神了一会,轻轻道,“如果我能呢?你就原谅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