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捕快 > 小说正文 第5章 刑部来人
    被他这么一吼,众多二世祖也都挣扎着爬了起来,虽说他们都是混吃等死的人,但好歹也都是功勋之后,再弱也不能丢了面子啊。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跑好像也不成,身后的那个拿剑的恶魔,他可不会给太多的时间,刚刚好几个因为跑的慢了,就被抓出去狠揍了一顿,那模样要多惨就有多惨。至于那个出声吼大家的人,被众人心里无限的鄙夷,你丫的分明就是看人家准备拿你开刀了,这才爬起来的吧。还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大家都是纨绔,谁还不了解谁啊……太能装了!

    不过抱怨归抱怨,他们还是忍气吞声的迈开步子跑了起来,不少人心里都在盘算着等晚上回去了,一定一定要跟自己娘亲说这件事。不管怎样,娘亲的话老爹肯定会听。至于那些家中爷爷掌权的人,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说了也是白搭,搞不好还会被狠揍一顿。

    萧阳一脸笑意的看着被向问道:“你还真能惹事情,才来京城第一道:“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只要这些人一回到家中,明道:“这有何难,我已经命人给每一个二世祖的家里都写了书信,现在已经全部都送了回去,只要他们看了,非但不会反对,明道:“不是我说,姐姐你虽然武功堪称什么的。”

    颜如雪眉头微微皱起,道:“所以,你信里面写的是什么?”

    “很简单!就一句话:我是守护者,金陵府衙从今道。

    萧阳撇了撇嘴,目光看着她悠悠的说道:“姐姐,按理来说你教我武功,有些话我不应该说。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名利只是过眼云烟,看得太重的话,只会死的很惨!”

    “你……什么意思!”颜如雪面色不善的说道。

    萧阳摇了摇头,说道:“将来你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这是我给姐姐你的忠告,这身份不适合你……”

    颜如雪眼中神色一阵变换,最终冷哼一声飘然离去,只留下冰冷的声音在萧阳耳边回:“从今道。

    “呵呵,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看他的样子好像不大喜欢守护者这个身份。”

    “他在两年前曾被雪仙子消除了记忆,从而被迫与妻子林紫玲分离,直到一月前才重新想起。”护卫苦笑道,“不过好像也因此受到了刺激,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了。”

    “这小子怨气很大啊!不过这林紫玲可是镇远镖局的那个女娃?”

    “是的,正是她的女儿。”

    老者闻言双眼微微眯起,呵呵笑道:“真是有趣!咱还有多久时间?”

    “最多一个月,再久唯恐有变!”

    “好,那就一个月。你给咱安排一下,咱要亲自称称这小家伙。”老者笑着说道。

    护卫欲言又止,但想到他的脾气,也只能无声的叹了口气,转身吩咐人下去安排去了。

    中午的时候,在所有二世祖们的叫苦连道:“哎,饿死我了!”

    林紫玲心疼的看着他,说道:“不饿才怪呢,午时早就过了。要不是怕坏了相公的大事,我早就去衙门了。相公,衙门的事重要归重要,但可得按时吃饭才是,万一累坏了身体,可怎办啊!”

    萧阳呵呵一笑,说道:“别担心,今了也没屁用,凭借这帮人还想破案,不添乱就谢道:“这事儿我以前听大哥说过,京城的衙门多是纨绔子弟玩闹的地方,以前还不信,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萧阳长出了口气,耸耸肩道:“总之你相公我这次是拦下累活了,吃力不讨好,我今道,“相公可是帮他们传授本事,凭什么还要来找相公的麻烦。”

    萧阳一脸失笑道:“若是人人都像娘子这样想,那就没有这些纨绔了。有道是慈母多败儿,来找麻烦的不会是这些功臣,而是娘子军。”

    “哈哈……好一个慈母多败儿,一语道破个中玄机啊。”爽朗的笑声从门外响起。

    萧阳和林紫玲同时站了起来,目光望向门口,只见一个头发花白,身着黑色金边长袍的老者,迈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个壮汉。他双眼炯炯有神,如同两柄利剑,直直地朝着萧阳刺来。

    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萧阳就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窟,一股股寒意直冲心口……好厉害的气势,绝对是个大人物。这如剑的眼神,是只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才能拥有的。

    而他身后的壮汉也非同寻常,眼神平静的可怕,绝对是个高手。

    “相公,小心些,这两人是高手。”林紫玲悄声说道。

    萧阳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双手抱拳问道:“敢问二位所来何事?”

    老者没有开口,静静地看着萧阳,许久后迈步走到桌前。他身后的壮汉伸手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他身后,老者这才缓缓坐下,双手自然的放在两旁的扶手之上。

    萧阳一看,一股冷意直直地往头上冲,第一次他亲眼见识了,什么是坐如钟站如松。眼前的老者看似随意的一座,却如同定海针一般,让人心生畏惧。

    “很不错!”老者一脸赞许的看着萧阳,笑道:“你是第一个见到咱,还能保持镇定的年轻人。”

    萧阳听他一开口微微愣了愣,这个大人物说话怎么这么随和,这称呼也太接地气了吧!

    “请问,老先生是谁?找晚辈来有何事?”萧阳问道,虽然明知道老者是个大人物,但在他没亮明身份之前还是少自作聪明的好,免得惹火上身。

    “咱是谁?要是以前吧,就是个农民,现在嘛勉强算是个官了。”老者微微一笑,不急不慢地说道:“至于来你家,咱可是来找你麻烦的!”

    “我相公又没得罪你,为什么要来找他麻烦!”林紫玲有些气不过的说道。

    “放肆!大人说话,妇道人家怎可插嘴。”壮汉出声呵斥道。

    老者却摆了摆手,笑道:“无妨!这丫头维护自己相公,倒是个好媳妇,不怪不怪。”

    萧阳翻了翻白眼,你这么夸我媳妇算是怎么回事,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这么老不休!

    “老先生可是记错了吧,我昨道:“那些二世祖的死活咱不管,但是你个小小的提刑官都敢在咱的眼皮下拉帮结派,真把刑部不放在眼里啊。”

    萧阳眉头一皱,说道:“这么说你是刑部的人了?看你这气势,绝对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你是刑部尚书吧?或者是更大的人物!”

    老者眼睛一亮,看着萧阳问道:“你怎么知道咱是刑部尚书?”

    “切,我可是个捕快,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不然还怎么能抓贼追凶。”萧阳撇嘴说道。

    “放肆!你好……”

    老者再次抬手制止了壮汉,双眼微微眯起,道:“你还是第一个把咱比作贼的,今道说道,若不然咱就把你送进刑部大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