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舌尖天下 > 小说正文 第二十八章 爆脑子
    [[[cp|w:257|h:164|a:l]]](五一长假去摘樱桃吧,嗯,本人没假,做餐饮就是这么苦逼)

    方博一直都觉得,不同的食物,有着各自不同的独特烙印。¢£頂¢£点¢£小¢£说,..

    排骨炖藕和老火靓汤,里面藏着妈妈(奶奶/外婆)的味道;油焖大虾和烤串,则只有和三五至交才能吃得尽兴;螃蟹现在虽然已经是大众美食,但终究还需配上黄酒秋菊,于文人口中更显意趣;而甜甜蜜蜜的小情侣之间,一杯简单的奶茶也有香浓滋味……

    那么顶顶糕呢?

    如果非要给这个名字有趣,制作过程也有趣的小吃,设定一种独有属性,那么一定就是“冬夜的温暖”。

    黄昏已至,北风微凛,你独自在华灯初上的街头踽踽而行,忽然发现身边有老人挑摊售卖,没有招揽客人的吆喝声,只有滚滚蒸汽后面那一张和善的面孔。“怎么卖的——两个一块钱——拿两块钱的”,然后驻足,看着老人将米粉塞进竹筒,再压上一层香甜的桂花红糖,不一会儿,丝丝袅袅的热气飘过来,是可以培暖心扉的温馨,周身寒意都不知不觉的散去……

    满足和安适浮上心头,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其中,于是,这个冬夜便也不再寒冷了。

    又或者两三个小孩围在摊前,你争我夺抢着第一块出笼的糕点,可是香甜的滋味入喉下肚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这是属于童年的美好记忆。

    虽然旧日时光早已不再,但哪怕是新朋,也无碍于分享的美好。

    男生很快就捧回来一碟四块糕点,不及坐下,又急急忙忙扔下一句“我去这东西还蛮抢手,好多人排队,你们先吃我再去买”,就又冲出了店门。

    好吧,有妹子的时候妹子最大。

    一个女孩子似乎对烹饪也很有兴趣,拿起一块顶顶糕,陶醉的闻了好一会儿后,嘴里边品尝,边看向了方博:“方大厨,这种糕点你会不会做?教教我们啊。”

    呃,顶顶糕么?

    原料倒是很简单,新鲜米粉和糯米粉,大约五比一的份量拌匀,然后入竹筒或是木头小砵压模蒸制,上面再按上一勺红糖,讲究些的加一撮干桂花,盖上盖子等待一到两分钟,当你闻到了层层叠叠绕鼻不绝的清甜糖香和米香后,用蒸砵下的木杵把白糕顶出来即可。

    “就是蒸制的器具不太容易找到,当然,如果你特别喜欢糕点制作,也可以找木匠做两个模具,就可以在家里尝试了。”

    听闻制作方法并不困难,那菇凉的眼睛亮了起来。

    和西式烘培相比,反倒是这种传统的华夏小点,更显得高大上一些。

    说不定以后追求男神的时候,也能派上用场哟。

    方博可不知道,眨眼之间,那菇凉心里已经是转过了好几个念头,开始朝着痴女方向进化。

    在妹子们都尝过以后,他分到了第三批新鲜出炉的顶顶糕,是一众男生异口同声推让给他的。

    小巧的一块白糕,算不上多么精致,但却暖心喜人。老石磨碾出的米粉让糕点具有了最正的白色,如瓷器般无暇。上面的红糖粉融化以后,微湿润泽,黏黏的粘住你的目光就是不放开。

    咬一口下来,红糖那股清淡却又纯正的甜美,瞬间就揪住了方博的舌头。

    略带焦香,醇和甘润,还带有一丝和中草药相类的独特风味,这就是红糖的味道。

    五味之中,甜是女子后妃之味,过则令人厌腻,所以用甜尚淡。

    顶顶糕的甜味,则恰恰正好。

    甘甜之后,是米粉的清香,细细的莹白的稻米粉末,在经过水汽的充分蒸烘浸润后不再干燥,变得绵香松软,又带着些许弹糯,是谷物最本质的温馨原香。这种饱含了自然之美的小吃,软软的,粉粉的,热热的,绵绵的,咬一口在嘴里,是满心满怀的幸福。

    清香甜正的味道,完全祛除了之前大鱼大肉的油腻,让所有人的胃充满了无憾的温暖。

    ……

    如果仅仅是到此为止,那么今得好——该来的始终会来。

    之前为了证明自己没错的家伙,在吃吃喝喝临近尾声的时候,忽然猛皱起了眉头,表情又诡异又难看。

    “东哥,你怎么了?肚子不舒服?”旁边坐着的好基友反应不慢,随即就发现了他的不适,赶紧扶住人问道。

    痘痘哥闭上眼缓了缓,强撑着摇摇头:“还好,可能是油腻的东西吃多了,刚才忽然有点反胃……”只是话音未落,他的额角就有冷汗渗了出来,脸色也白得吓人,整个人更是蜷到了椅子上面。

    “哎,丁辕东,你到底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了?”

    “老丁,老丁?”

    男生的样子吓坏了一群学生,大家纷纷起身,往他那边围过去。

    方博目光在搁在一旁的生蚝上掠过,又转回男生脸上,果断抓起了调味用的醋瓶,来到他身边:“赶紧喝口醋,你们谁出去叫个车,马上送他去医院检查一下才行。”

    “啊?哦,我去叫车!”

    “来,老丁,赶紧把醋喝了。”

    虽然在场的都是同龄人,可当方博站出来的那一刻,慌乱的人群仿佛瞬间有了主心骨一样。没有人提出疑问,大家全都立即照做。

    夜市外面的路口那里,大把的士等待晚归的客人,所以不费什么功夫,男生就被送去了医院。

    而折腾了好半晌的学生们,这才有空面面相觑:“丁哥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他一个人不舒服,我们也都还好啊?”

    其实根本不用思考,剩下来的人稍作回忆,就找到了问题的根源——那一堆因为味道不对,而被人遗弃在旁边的生蚝。

    “靠,肯定是食物中毒,这些生蚝有问题!”

    学生们总是年轻气盛,找出来原因以后,马上义愤填膺的嚷嚷开了:“走,找那个老板去,吗的真是黑心!”

    一群人风风火火涌出了小店,没去医院的男生打头,剩下的妹子们跟上助阵,齐聚那家生意清淡的烧烤摊旁边。

    唯有方博,不声不响落在了最后面,将那一盘生蚝收入食品袋中。

    “老板你什么意思,卖变质的东西?刚才我们一个同学吃坏了肚子都送去医院了!”

    “就是,今法,你的生意也别做了。”

    汹涌而至的人群,让那个原本百无聊赖嘬着烟头的老板也吃了一惊,可回过神后,他立刻就瞪起了牛大眼珠子,把烟头狠狠踩在脚下:“我曰你吗曰,哪个卡卡儿郭郭儿跑来的小逼儿?跟老子讲狠?什嘛儿变质的东西?你们今个一二三,看老子怎嘛儿搞死你们?还不得了哒是吧!”

    只是稍微听了一下,特意绕了个圈子,从另一个方向靠过来的方博,就对小摊老板做出了定性——本地人,老油条,混不吝。

    这群意气用事我的东西变质?你们克旁边打听一还儿,我在北门买烧烤愣么多年,有哪个客人碰到过?”

    嗯,或许没有吧,但凡有些眼力价的生意人,如要使坏,肯定都会找最好欺负的下手。

    比如……

    来本地上学的外地学生?

    见后面洗刷帮工的老板娘也卷入骂战,方博不声不响,默默靠近了货架。

    最上面一层生蚝是冷冻过的,这并不奇怪,内地城市,又是冬季,一般的烧烤小摊哪会有生猛海鲜供应呢?

    趁着老板夫妇被学生们还有围观人群挡住视线,方博眼疾手快,翻出了下面的泡沫箱子。

    很好,果然有大发现。

    捞出了几个生蚝,腥臭味扑鼻而来,方博把证据塞到袋子里面,然后向人群中挤进去。

    一方本就火大,另一方有恃无恐,眼瞅着冲突快要升级,仗着自己是本地人,又不把几个学生仔放在眼中的老板抬手就要去揪面前的男生。

    然后,他的胳膊被方博抓住。

    从头到尾都一直默默行动的男生,抬头盯住了老板。

    没有怒骂,也没有咆哮,可偏偏就是这种平静,让老板不由得心虚起来:“搞嘛儿?你想搞嘛儿!是不是真的要找事?”

    卧槽,这小子手上的力气好大!

    然而“大力”方博并没有诉诸武力,而是打开了手中的塑料袋:“都是你摊子上的东西,不会不认帐吧?嗯,现在工商和食药监局是下班了,不过我估计打110报警,警察叔叔也不会不管食物中毒的事情……”

    老板傻眼了,下意识看向后面的货架。

    方博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对几个呆呆愣愣的男生歪歪脑袋:“把那个泡沫箱子抢过来。”

    啊?

    哦,哦,好的大王,知道了大王!

    至于菇凉们,集体星星眼加鄙视脸。

    星星眼是对着方博的——军师属性,帅气控场,谈笑(大雾)间取敌首级,简直不能更有魅力!

    鄙视脸则送给了联谊的男生——和砳砳他的帅气哥哥比起来,你们谁才是读书人啊?脑子呢?

    *******************

    文中角色是剧情需要,个别反派绝不能代表一个城市,我自己是非常喜欢宜昌的,特别是四、五十岁的本地大叔。别看说话diaodiao哒爱搭不理,其实都是傲娇啊,跟他们熟悉以后别提多热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