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奇门散手 > 小说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长长脸,开开心
    ()    唐宁和林木香的气息,墨村千代等人也是刚刚察觉到不久,心里还在惊疑,人已经出现了。。而且来者不善。

    那个眉毛弯弯的少年一出手,就切断了墨村千代的锁魂链,于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笠原纯子。这已经是第二次在敌人必杀的情况下被人横插一脚了。虽然头一次是在同归于尽的情况下,被人救走笠原纯子也算是间接着救了他一命,可墨村千代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很没面子。什么时候自己想要杀个人变成这么困难了?是个人都能插上一脚。不过,却没敢妄动。行家看门道。在没摸清对手底细的情况下,他出手是有顾忌的,别看唐宁长得年轻。可人家随手抛出来的那些个飞飞舞舞的银sè小轮盘可不是开玩笑的玩意儿。

    略过唐宁,那个梳着条大辫子的少女出场也很霸气,很嚣张。言语间更是狂傲地没边,堂堂雾隐北辰的少主当着众多人的面被训斥“闭嘴”,连句反驳的话都没有,就偃旗息鼓了。

    她是谁?

    这是除了同来的唐宁以外,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意外插手,场上暂时沉静下来。但气氛依然紧张。

    黑木俊一方面松了口气。但雾隐北辰所属,所有人面上都相当难看。眼眶猩红,目中含泪,悲戚一片。恨意,怒容滋生。

    刚刚那一战损失不小。同行十二个人,现在只剩下七个,基本上折损一半。尤其是福泽小志的阵亡,更将众人心底那份仇恨彻底激发了出来,打不打得过已经不去想了,就算是要死,也要拉着敌人去地下陪着大师兄。黑木俊一也不例外。所以才没理会林木香的训斥。刚刚交手,他未必没有灭杀对方的能力。现在什么都不重要,报仇为先。

    眼睛一片血红,死盯着对面站立的那六个人。奈何,他动不了,因为有野山浅次亲自在他身边看着他。这位老人家在刚刚那场剧斗中消耗不小,上了年纪的老人,根骨方面不如年轻人,加上对上这种不能用以往的经验和常理来评价的对手,jing神上始终绷紧,一刻都不敢放松。他是在场修为最高之人,暗劲中段,劲气修炼到了四肢,如果对方只有一个人,他有信心当场毙掉他,可现在不行,对方有六个之多。即便是他能杀了其中一个,同时自己也会被另外那五个人干掉。自己死不死无所谓,可是身边的这些个年轻人不能折损在这里。尤其是俊一少门主,无论如何都得把他安全带回国去,坚决不能让国内某些人的yin谋得逞。否则,随后掀起的那场江湖风暴不单单是雾隐北辰,将会有很多江湖门派被牵扯进来,不但是ri本,对于中国武林门派来说也是灾难。

    他认识唐宁,现在见他出现,彻底松了口气,放心了。

    中国人总算是出手了。想来,他们也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被敌人yin谋得逞?

    不过,只来了他们两个,实力是不是太弱了些啊?对方可是六个人哪!

    没着急跟唐宁打招呼,也没打听跟他同来的女孩子是谁。想来是他师们的人不错,可是,太年轻了些,有些靠不住啊!

    一对老眉皱了起来。老来苦,现在还不能放松!

    唐宁横抱着昏迷的笠原纯子,惹来林木香一记白眼。这让唐宁憋闷不已,见鬼,没见人家都昏迷不醒了吗?总不能扔在那儿不管?也会瞪了她一眼,抬脚朝她身后的那堆人走过去。

    野山浅次见唐宁迎面走过来,也举步上前,迎了过去。几ri不见,此老的神sè面貌好像苍老了不少。看样子保姆的工作难度不是一般地大啊!

    唐宁心下感叹着,道:“前辈,麻烦你照顾好她。”

    野山浅次连忙伸手把人接过来,担心道:“她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只是伤势初愈,冒然跟人打斗,引起的神魂反噬。自行调理几道:“老朽希望下次樱花开放的时候,唐君你能光临ri本。我们会邀请你观看全ri本最美的樱花。”

    “谢谢前辈盛情。到时候有时间的话,一定叨扰。前辈,时间不多了,请。”

    野山浅次也不再耽搁,准备招呼余下的几人上车。没人移动脚步,纷纷聚集在黑木俊一身边。目光死死盯着对面那几个人,尤其是那个身材消瘦的小个子。福泽小志就是死在他的手里。

    野山浅次沉着脸,再次低喝道:“我的话也不听了吗?想抗命?”

    “野山老师。福泽师兄他、他?”有人泪流满面的低泣。

    野山浅次目光中闪过一丝悲痛。在门下所有的第三代弟子当中,年近三十岁的福泽小志xing格耿直,沉稳淳厚。虽说在场之人因为他的死,而最不能接受,受到的刺激最大,仇恨最深,无疑,就是黑木俊一。

    人影一闪,噗通,黑木俊一直挺挺跪在野山浅次面前。目光中含着刻骨地仇恨,虽然什么大爷没说,但眼神在告诉众人。

    报仇!

    哗,噗通噗通……

    余下人也紧随其后,直挺挺跪在地上。仇意冲,最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施展过程很简单,就是元气逆反。正常来说,武者练气,游走经脉。以气催劲,以劲化力,以力伤人。元气一旦逆反,集中到某一特定位置,比如说丹田或者身体的某一部位,那么这个部位就会由于元气大量集中而变成极其危险的能量气团。一旦爆炸开来,不仅自己尸体不全,而且会连带附近周围的一切,都会被夷为平地。修为越深,威力也就越大。

    野山浅次已经感觉到了眼前余下的这六名弟子体内那鼓荡不已的元气。

    如果自爆能解决问题的话,何必用得着他们?

    自己身为暗劲中段的大高手,自爆威力不比一颗真正的炸弹弱上多少,可是,今儿的敌人太诡异了。招法手段无一能被常人所理解。万一自爆把自己炸没了。却没有拖着敌人一起上路,岂非不值?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对方是杀手。杀手的目的不问过程,只问结果,就算是己方的人全都死绝了。只要狙杀目标死亡,结果还是成功的。

    这种情况下,你自爆身亡,和被别人杀,有什么区别?

    野山浅次心中既欣慰又愤怒,还有深深的失望。浓眉高高掀起,脸颊抽搐。欣慰的是弟子间的感情,这在以ri本那种自私自利的国度来说,是极为难得的。愤怒的是,这些弟子实在是太过愚蠢,愚蠢地分不清事情轻重。失望的是,黑木俊一身为一门之少主,居然为了私情而罔顾大义。

    响鼓需重槌,面对一些钻犄角的人,只有给他们来一下恨的,才能起到振聋发聩的作用。

    “我想这位就是雾隐北辰将来的少主黑木俊一?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唐宁淡淡地讽刺道。

    黑木俊一面无表情,可他身后,刷!同时亮起十来道愤怒的眼神。目光可杀人的话,现在的唐宁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唐宁无所谓,依旧一副淡淡的鄙夷神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黑木俊一,哼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但无谓的不服气没有用。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吗?不知道?那好,今儿我就告诉你,那是愚蠢。愚蠢懂不懂?哦,对了,愚蠢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指那些做事不动脑子,分不清事情轻重缓急,以私情而罔顾大义,全凭血气之勇,固执一己之行的驴头,蠢蛋。黑木俊一,我问你,你是这样的人吗?用不用我在你的脑门上刻下驴头蠢蛋两个字?稍后好去地底下见见你们雾隐北辰的列祖列宗,好让他们也长长脸,开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