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吞噬狂神 > 小说正文 第五十四章狩猎
    ()“别鬼叫了,你死我都没死!”云破回过头来白了一眼吴弛呲牙道。

    弛扭头看着的云破愣了愣:“感情你没挂啊费我表情!”

    “可惜呢!你的如意算盘似乎打错了!”云破看着愣在原地的云七嘴角一笑,转而又看着旁边另一道身影,神情充满着疑惑:“好惊人的剑势!这是谁人发出的?”

    “云端,姐姐来得及时吗?你可要好好报答姐姐呢!”左侧一个女音在整片山坡中回旋!

    吴弛听到声音斜斜瞥着左侧的女子,一身红sè的深衣的脸蛋,美目流转的眼眸带着一丝妩媚,高挺的鼻子竖起,两只诱人的耳垂发覆盖住后背,微风吹过带着淡淡的香味,嗅到这种香味吴弛形容不出,仿佛是世间绝种的花香!最吸引人眼球的是凌静额头上那抹樱花的花纹!

    “凌静师姐?”吴弛错愕,他不敢置信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印象中她可是从来不喜欢血腥味的!那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充满血腥的战场!

    这不由重重打在吴弛心脏上!他的心里无数个想法:“娘的,师姐不会迷恋上云破这个帅哥了吧?我草,有云破这个眼中刺,根本没本大爷什么事!不行总有一完凌静眼神停留在魍魉哪一处黑sè血液上,小嘴不由翘起!

    “师姐是真的,杀了吴弛,不然等他们恢复战斗能力后死得就是我们了!”云七指着吴弛与云破面sè惊恐万分道,仿佛他们就是魔鬼一样!

    嘴上呐喊的云七心里却在邪邪笑着:“嘿嘿,他们是一伙的,我得趁眼前女人没防备先杀了她!”

    凌静看着云七惊恐的表情,内心笑了笑。

    “好吧,云端我得杀了你,上次的侮辱,今得是真还是假?不过现在他彻底动弹不得了!就算全身还有着灵力,但是极为浑浊,根本释放不了武技,青炎就更别提了!

    云破盯着越来越近的凌静眼眸里在流转,转而又看了看吴弛,显然不知道这两人唱得是什么戏?他们究竟是朋友还是敌人?

    轻轻把剑抵在吴弛脖子上的凌静再次邪邪笑着,仿佛吴弛就是待宰的羔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凌静并没有动手?反而是将剑不停在吴驰喉咙上摩擦着,剑锋逐渐上移,移到吴弛的脸上!

    凌静不断的用刀背拍打着吴弛的脸颊..

    “凌静要杀要刮吱一声,我要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男人!”吴弛嘴角撇向一旁,吴弛不想死,但是要他向女人求饶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他是男人。

    “师姐快点下手,以免夜长梦多!”

    云七在一旁煽动道,他内心却在贼贼笑着:“等吴弛和云破死后,自已在背后突然搞个突袭,把这狠狠揉虐一遍,好圆润的屁股,啧啧!”

    吴弛看着前方装模作样的男子不屑道:“放了我旁边的朋友。”

    “是吗?那我便成全你!”话锋一落,吴弛闭上眼睛,凌静手中的剑一个反转,云破面如土灰,眼睛狠狠盯着凌静手中的剑,头发渐渐发白!

    “嗤”

    竟...为什么?”鲜血飞溅,一个血人倒在满是血泊中,不停抽搐,临前不停挣扎着,最后闭上了眼眸,他安静躺详在这片血sè山坡上!

    黑sè衣衫的吴驰睁开了眼睛,他注视着眼前红衣女子笑了笑,一股香味渐渐袭来,吴驰不禁陶醉用鼻子深深呼吸着凌静身上散发出来的莫名香味。

    “云端你吸够了没,小心你下面的兄弟,我要是生气了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凌静耳朵一动,听着后面男子在干不要脸的事顿时大怒...

    吴弛一怔,脸撇向云破那儿:“是他,绝对不是我!”

    “...”云破嘴角抽了抽

    “好了,姐姐还不知道你的德行,姐姐背你下山?”凌静扭过头来,对着吴弛笑了笑。

    弛淡淡应了声,说实话刚才他确实当真了,上次确实对眼前女子动手动脚的!但是此刻她到底想干嘛?吴弛可不认为凌静真的喜欢自已,好几次眼前的女人都想杀了他!她到底玩什么花样?

    云破翻了翻白眼:先走,碍手碍脚的,娘们一样。”

    “师姐你先走吧破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要不赌一赌,一千贡献为注!谁先回到瀑布谁赢?”吴弛看了看凌静,转而又看了看云破没好气道。

    云破无语道:“得了,大爷一个人潇洒快活,你少来这套!”

    “怎么?你怕了?”吴弛高傲挺起下颚,居高临下朝着云破藐视道。

    云破淡淡瞥了瞥嘴:谁怕谁!”

    “对了,这家伙怎么样了?”吴弛看着眼前古怪看着地上躺着的人疑惑道。

    凌静一笑:“放心,没死,但是估计要在床上呆一阵子,等到族比就能痊愈了。”

    姐断瀑崖见作弊!”吴弛看着尸体笑了笑,再次扭动头部他发现云破这厮居然先跑了!

    立马赶过去的吴弛拿起石子不要脸扔向云破..

    干啥?”..

    夕阳夕下两个摇曳的身影互相不停向前磨蹭着,谁也不肯让对方一步!

    看到这幕,凌静无奈的笑了,她不明白男人怎么总喜欢逞强?

    ...

    断瀑崖

    瀑布还是像往常一样化作雄狮一样狂轰着几块在底下的大石头,吴弛躺在一旁的小溪上,脑海中和魍魉一战,在生死边缘出现的罗生门,他心里迷茫了!那种罗生门,残章上可从来没介绍过!但是确实被吴弛施展出来,威力能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吴弛知道那只是在生命受到威胁时所发出的垂死一击!

    现在的他要摸索刚才变幻出来的血红sè走廊!他要弄清那种状态的罗生门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事实是现在的吴弛根本施展不了这么恐怖的罗生门,一点痕迹都摸索不到!

    原以为能完全控制罗生门,看来难度还是相当大啊!需要修改的地方也有很多,玄级武技高深的程度出乎了吴弛的意料!也不知道那传说中的白级武技有多么恐怖!

    “云端你果然在这....”

    浸泡在小溪中的吴弛想着想着截然被打断,听声音不难听出这一定是个熟透了的女声,而这个女声的主人除了凌静,吴弛想不出第二个了。

    “师姐,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吴弛摆了摆手笑道。

    凌静在碎石滩看着漂浮中的吴弛笑着道:“你们谁赢了?”

    “当然是我了!”吴弛脸上一红,事实上刚才云破被一颗石子绊倒,滚了下去,摸样甚是狼狈,吴弛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哭呢?

    一千贡献居然又飞了..

    凌静捂住小嘴笑道:“骗人,要是赢了,你还会在着冒泡,而且脸就像茄子一样!”

    “行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找我有什么事?”吴弛没好气道。

    凌静拎起红sè的衣裙,露出小脚丫,在石头边上慢慢走过来,莲步微移看的某狼sè心大动!

    “过几兽核的价值很高!...

    “我是废物,再说了,这次回来后我只剩半条命了,打死不干..”吴弛吐着气泡,回想起魍魉那变态,现在全身还在颤抖!

    “噗咚!”

    一阵巨大的落水声,吴弛话还没说完,一道红sè身影悄然下落,吴弛感觉全身都被一个温暖的身躯包裹住,他的脖子处被两只小手搂着深衣浸泡在水中变成深红sè!

    一股特殊着凌静心里却在偷笑着:“怎么样,姐姐美吗?”

    吴弛尴尬一笑:“师姐今了,你只要拿到魔眼,人家自然把整个身子给你。”怡静妩媚一笑,朝着身下的吴弛眨了眨眼眸!

    吴弛身子一颤,他抱住娇笑的身躯慢慢走到对岸,平稳把迷死人的凌静放置在地面后,然后狠狠冲入瀑布,嘴中大骂:“你可以”

    这一刻吴弛不得不承认自已败了,如此妩媚的女子彻底激起吴弛的yù望了,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一个御姐顶过十个萝莉!

    “呵呵,姐姐去练习武技了,别忘了几天后的约定,不然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