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界主 > 小说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终结?还是新生?(终章)
    跟在木老的身后,洪武心中一片混乱。【【,

    他的修为同阶横扫,但是刚才龙一震怒之下只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气势就如同山岳般让洪武根本兴不起与之为敌的心思,面具使者虽然不显山露出,但毫无疑问绝对是和龙一同级的存在。秃毛狗的高深莫测更是洪武从来都不曾窥测的。

    而现在,就连自己心目中除了父亲之外最亲近也是最信任的木老,竟然也是一个不世出的绝世人物,这让洪武瞬间有种无以名状的茫然。

    自己的父亲死了,但却有种种迹象表明,他或许并没有陨落。最信任的客栈老板竟然是一个隐身至深的强者。

    而自己,为何会转世重生?为何重生之后被东雷人主立劈两半之后竟然再次死而复生?

    瞬间,犹如一道霹雳在洪武心中闪过,莫名其妙的重生死亡再重生、表面陨落但却未必陨落的父亲、化身为客栈老板照顾自己数年的木老,还有莫名其妙出现的秃毛狗……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世上,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巧合,那…那自己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或者说,自己这一辈子的轨迹全都是在别人的操控之下按照别人设定好的剧本走下来的吗?

    这一瞬间,一股透心彻肺的凉意在洪武肺腑之中蔓延开来。

    “你猜的对,也不对。”不知道什么时候,木老已经转过头神色平静的看着洪武。

    回过神来,洪武毫无焦距的眼神对准了木老,看着这张沟壑遍布却又熟悉无比的面孔,洪武心中不禁一颤,这种祥和平静的眼神是多么的熟悉?在那个破败的小城中,在那个熟悉的小屋中。就是这个眼神一次次出现在自己最无助最危险的时刻。

    而现在,再次面对着这双曾经感觉最贴心的眼睛,洪武心中充斥着一股悲意。

    木老眼神平静,但却能瞬息洞察洪武的心思。或者洪武下意识的也没想着隐藏,因为他明白,即便他刻意隐藏,在木老面前也只是个笑话而已。

    “不管你恨也好,怨也罢,听我讲个故事吧!”孑然一叹,木老收回了视线。缓缓的伸出右手在空气中缓缓摩挲,空中一无所有,但木老却像是在抚摸着最珍贵的珠宝一般细致、用心。

    “这世间,有着无数的种族,人、妖、鬼、神、灵、异,每一个种族更有着不可数计的数量。他们不尊道:“洪惊才绝艳,冠绝古今。在开创了红日界之后更是突发奇想想要在属于他的红日界中孕样万灵,继而将各个种族的本命神通规则全部参悟,然后借之参悟无上大道。也就是说。他想造就出一个平行于本源世界的第二世界,而他,就是这第二世界的造物主、至高之神!”

    “于是一场生灵的掠夺开始了。上至真龙、神凤、饕餮、貔貅、鸿鹄、毕方、牛魔一众神兽,下至蛮牛、狮虎等普通飞禽走兽,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人族本身。”

    “这件事,对于任何种族任何生灵而言都像是痴人说梦般荒谬不堪,但是,洪,却付诸实施了。更加让人不敢置信的是,他几乎已经成功了!”

    说到这里,木老似乎是回忆到了那段岁月,脸上的标明再也无法平静,“洪,在自己掌控一切的红日界中经历了亿万年的推衍观摩,将每一个种族都从最低级生灵渐渐推至整个红日界的最巅峰,然后再将整个种族熔炼以萃取法则本源,如此循环往复,每一个种族的兴衰轮回,洪便能萃取一道法则本源,使得整个红日界的规则更加圆满,层次更加高端。”

    “或许你已经猜到了,无数种族中,最后经历这个从崛起到昌盛再到一日覆灭的就是魔牛一族,或者说就是你接受传承的太古魔牛一族!”

    “但是,就在这个过程中却出现了一种就连洪本身都没有预料到的一幕!”

    “红日界虽然是洪用异宝开辟出来的世界,但是随着本源法则的不断完善,这个世界的规则也日益丰满,早在洪用这种手法萃取了最顶尖的几个神兽种族的本源法则之后,这个红日界就开始衍生出了自己的规则!”

    “也就是说,红日界再也不如往昔般一切尽在洪的掌控中!正是这种掌控之外的规则下,在往后的本源规则淬炼中,洪再也无法如之前那样获得完整的本源!”

    “但,即便如此,他仍旧不放手。他相信,随着他萃取本源越多,自己对于道的掌控就越深,而这种超出掌控的规则,渐渐会再次回到他的手中,他,坚信自己能够完成这个创举!”

    “而事实上,这种超脱掌控的规则却随着他修炼的过程,日益增多!而当他完全认清这个事实之后,却已经停不下来了!”

    “圆满起来的是成功了。也可以说是失败了。或许,最确切的说法是我们四败俱伤,没有赢家!”

    “洪道法被破,甚至不得不散去自身血肉,将灵魂分裂成七份以图保全火种,而我们三个更是几欲神魂俱灭消散于,最大的危机,在于你!”

    这次。不等洪武发问木老便解释道:“最后两份蕴含灵魂的本源精血,一份在你的血脉中,另一份在龙一血脉中!”

    “龙一的情况或许你也能推断出一二,虽然龙一的修为还很弱小,但是那滴精血中的灵魂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开始诞生了自己的**意志!也就是说,那滴血脉中虽然蕴含洪的本源灵魂,但这滴血却不愿意和他融合了!当然,愿意不愿意是一回事,能反抗不能反抗是另一回事!但是你,就不同了!”

    “你体内蕴含着的一滴精血,其本源灵魂能力已经几乎被完全耗尽,或者说即便是没有耗尽,也紧紧残余不到万分之一!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你还修炼出了自己灵魂的一种‘道’。”

    如果不是灵魂层次的道种,即便你修为再高一万倍一亿倍,也不可能抹杀掉这残余的灵魂气息,毕竟,当初他已经跨到了证道的层次。即便残余万分之一都不到,也不是任何能量所能抹杀的,能抹杀这一丝残存灵魂的东西只有一种,那遍是另一种灵魂层次的道!而你,恰好有!而且不止一种!”

    洪武眉头一跳,瞬间就知道木老所说的这两种道种——烟道、茶道!

    甚至,洪武可以肯定,这两种道,单单以灵魂层次而言,茶道是主体,而烟道紧紧只是辅助茶道的存在。

    而此时,木老却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洪武,一切正如他所言,洪武的存在确是促成这次大结局提前亿万年的原因,但让他不解的是,当初洪一只脚已经跨入了证道的层次,按理说即便他的灵魂达不到至高的不死不灭境界,但也绝对不会说随随便便就被消耗掉了。

    以他和秃毛狗和管家的无上存在,在这不知道多少个亿万年中穷尽一切手段也只是勉强覆灭掉七份中的三份,平均下来也仅仅是一人一份,而洪武仅仅是不及弱冠的小修而已,怎么可能就能够使精血中的这份灵魂几乎消耗殆尽??

    就在他准备将这个疑惑问出来的时候,一股无法形容的气势从不远处传来,让他瞬间再也顾不上思考这个问题。

    这股气息并不强烈,更没有山崩海裂的滔是灵魂!

    洪,出现了!

    甚至这一刻,洪武即便是背对着这股气息传来的方向,但他却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身后数十里外那一道正从绿灵丹中走出的身影!

    洪,这便是那个惊才绝艳冠绝古今试图自己创造出平行于本源世界的第二世界的盖世人物!

    愣愣的‘看’着这个相貌和自己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却别的洪,洪武意识中一片空白,完完全全的空白,根本没有任何想法,任何杂念。

    事实上,包括秃毛狗木老面具使者和龙一在内所有人的意识。在这一刻都完完全全成了空白!

    这便是本源压制!

    当日洪即将证道却功败垂成,而这个红日界也是在晋升到最后关头停了下来。而这个红日界毕竟还是洪炼制的,没有晋升到本源世界的层次,它终究还是洪的世界。

    这是来源于生命层次的压制!

    而事实上,不光光是洪武再看到洪时候会有一种和自己相貌完全一样的感觉,每一个人在看到洪的时候,都是和自己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在洪武眼中,洪的相貌是和洪武一样,而在龙一眼中。洪的样子就是他龙一的样子,在秃毛狗眼中,洪也就是一只褪毛不全的土狗……

    洪的视线缓缓的扫过面具使者木老和秃毛狗,然后在龙一的身上定了片刻。最终看向了洪武!

    时间放佛是静止了一般,整个世界都定格在了这一刻。似乎是过去了亿万年,又似乎只是一瞬,一声轻叹从只是一个工具。待到洪证道之后,他们爷再无半点作用,创世主还会需要狗腿吗?而他们也为着自己的自由挣扎了一个纪元又一个纪元,如今终于到了终结的这一刻吗?到底是覆灭,还是重生,谁又能说的清?

    不同于木老和面具使者,秃毛狗眼中,唯一有的便是仇恨!

    不同于木老和面具使者,秃毛狗乃是本源世界得是法则神兽!

    这一刻,法则神兽眼中充斥的竟然不是倾尽九着,洪的眼神瞟了眼木老和面具使者,对冲面而来的法则神兽视若无睹。

    “呵呵,实际上,只有其中六份被我分散在红日界,而另一份却被我破开红日界送入到了本源世界中。”

    面具使者和木老瞬间变色,齐齐看向了洪武。

    也直到这个时候,木老终于明白为何洪武体内的那份灵魂本源为何会被消耗殆尽,毫无疑问,这是在将洪武重新带入红日界的过程中消耗掉的。

    红日界虽然是洪炼制的,但他的规则却早已经开始排斥洪的存在,尤其是在即将正道的瞬间,这股排斥力也达到了最顶端。若是洪证道成功,那么他便可完全掌控化为第二本源世界的红日界,可惜他失败了。

    而这股排斥力自然依旧存在。而洪武体内这份灵魂本源就是为了抵抗这红日界的排斥力而消耗的。

    又是一团绚烂腾升而起!

    灼灼法则神光完全将洪的身影湮没,但他的声音却依旧稳定平和的传出来:“原本我以为,即便只剩下万分之一都不到的残存灵魂,也足以在需要的时候将你融入本体,但是,当你茶道出现的时候,我便知道,我又失败了!”

    “呵呵,这世界有时候真实的真像是一场故事!让人无法置信却又不得不信!”喟然轻叹中,灼灼神光缓缓消散,再次露出了洪的身体。

    这一次,他的身体再次淡了许多,几欲透明。而他对这一切却似乎是毫无察觉般,右手抬起对着虚空轻轻一招,便见一道七彩流光瞬间从着,洪不见有任何动作,这柄长剑却自动悬浮起来,剑首对着洪轻点三下,接着划过一道弧线便飞到了洪武面前。

    洪武在神剑来到面前的瞬间,身体猛然一颤,接着两行热泪顿时便从眼眶涌出。这柄剑他很陌生,但剑上的气息却是铭刻在他心中最深处从来不曾淡忘过的!

    洪战,这是洪斩的气息!

    两世为人,这是他唯一的亲人,毫无血缘关系,但,这却是洪武两世为人唯一的亲人!这股气息,怎能让他不激动?

    似乎是感受到了洪武的激动,一道淡淡的虚影从剑身上划出瞬间凝聚成了一个刚毅的中年人面孔。

    洪战,明月将,洪战。

    洪武的父亲,洪战!

    “洪武小心,这只是这柄魔剑的剑灵!小心这魔头是为了蛊惑你——”一道急切的声音在洪武不能自已的时候瞬间叫了出来。然而话尚未说完,说话的人便被一道突如其来的身影一把捏在脖子上提了起来。

    木老脸上平静祥和的脸色当然无存,直到此时他才忽然发现,即便经过无数年的筹谋,洪即便只剩下两份灵魂,即便在经受了法则神兽和龙一的舍命攻击下,他仍然是毫无反抗之力,不过当他看到洪身上燃烧起一层淡淡火焰的时候,眼中瞬间升起了希望。

    这是燃烧神魂的征兆,也就是说,此时的洪根本已经是强弩之末,绝对比他好不了多少!然而下一刻,他眼中瞬间充斥了无尽的呆滞和不甘!

    他看到面具使者和他一样同样被洪捏着脖子提在左手,而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洪燃烧的火焰中,正化于虚无!

    “呵呵,法则神兽和龙一的疯狂,我可以理解,所以我不避让,而你们,真以为我是傻子吗?一个在暗中精英这刺神掌控黑暗,一个在命中一身化五,掌控着五个最顶尖的势力,是要在灭了我之后掌控我的红日界一步登天化为界主吗?”

    “哈哈哈哈,别忘了,昔日,你只是我的奴仆而已,证道的是我,洪!而不是尔等宵小!”

    几乎是在洪武尚未反应过来之间,洪身上的火焰便熊熊而起,连带着面具使者和木老归于虚无。

    “小子,好好修炼,此界便算作我送你的礼物吧。另外,这两个小情人还你,哈哈哈哈,我洪也向命运争了无数个纪元,争了一生一世!”

    “命,我——不——信!”

    命!我不信!

    四个字,晨钟暮鼓般回荡在天地间,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开始渐渐化为齑粉,消散。这是洪构建的秘境,因洪而起,因洪而落。

    红日大陆熟悉的气息再一次环绕在洪武身边。而在他眼前,一根青翠欲滴的柳条缓缓落下,片刻后化为一道清新如同山野百合般的人影,在百合之侧,一道素白身影也安静的躺着,那白皙的手镯上,一道星空般的宝玉手镯熠熠生辉。

    —————— 全书完(未完待续。。)u